来自 现代文学 2019-05-17 17:0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ca88手机版登录 > 现代文学 > 正文

上海名媛黄蕙兰简介 顾维钧和黄蕙兰之间

黄蕙兰为人热情、大方,深受欧洲人欢迎,夫人外交一直是外交场合中一个不可忽视的部分,“法国以及别的国家要根据顾维钧和我的表现来确定他们对中国的看法。”黄蕙兰认为“我们是中国的展览橱窗。”连持“不同政见”的袁道丰也不得不称赞:“很少有中国大使的太太能够和她比拟的。”

图片 1黄蕙兰 黄蕙兰是外交家顾维钧的第三任妻子,华侨首富“糖王”黄仲涵的女儿。你看这派头,就知道黄蕙兰当时的身份了。在一次Vogue杂志评选“最美着装”中国女性,她还压过宋美龄一头,获得了第一。下面我们来了解这位奇女子。 黄蕙兰,1893年出生于印度尼西亚,为华侨首富黄仲涵之女。当时,印尼在荷兰殖民统治下。祖父黄志信先在海港做苦力,后做走街串巷的小货郎,硬是靠勤劳、智慧和节俭富裕起来。黄蕙兰的父亲黄仲涵,继承了祖业并有了极大的发展,成为爪哇华侨首富。黄蕙兰的生母魏明娘,祖籍山东,是爪哇中国城内第一号大美女。15岁时嫁给黄仲涵。教魏明娘惭愧的是她只为丈夫生了两个女儿:琮兰和蕙兰。自黄仲涵纳妾后,魏明娘与其关系便日渐疏远,钟情于佛事了。后来干脆带着黄蕙兰远走伦敦,永远地离开了黄仲涵。 1920年10月2日,黄蕙兰与顾维钧在布鲁塞尔举行了婚礼。上面右图是黄蕙兰结婚次年的照片。 黄蕙兰锦衣玉食,家中备有中欧两式厨房。欧式厨房的总管曾任荷兰总督的大厨师。她与父母进餐时,有一个管家和6名仆人伺候在侧。餐具都是银制的。 母亲视她为掌上明珠,黄蕙兰3岁时,送她金项链上的钻石重达80克拉。黄仲涵不过问女儿的教育,魏明娘除延请英文教师外,还请人教习音乐、舞蹈、美术。她把一切希望寄托在这枚金枝玉叶上。 父母的娇惯,使黄蕙兰成为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挥金如土的阔小姐。她没有受过系统的教育,但天性聪颖,青少年时代即生活在伦敦、巴黎、华盛顿或纽约之间,熟悉西方生活方式,能说法、英、荷等六种语言,富有天生的交际才能。 黄蕙兰的姐姐黄琮兰邀请中国代表团到巴黎家中做客,顾维钧见到主人家钢琴上陈着一帧黄蕙兰的玉照,十分欣赏,直露了愿意结交的想法。琮兰赶忙给母亲写信,从中搭桥牵线。而顾维钧非等闲之辈,凭借自身的魅力令黄蕙兰感到他时时处处在关爱自己。宴会进行一半,黄蕙兰便有点陶醉了。他们适时地溜号到一条名为“钟情路”的马路上散步。当言及次日到枫丹白露去郊游时,顾维钧马上用比英语还流利的法语对她说:“明天我来接你,坐我的车去。” 那是一辆由法国政府供给的享受外交特权牌照的车,有专职司机,黄蕙兰的心理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后来听歌剧,他们享用的是国事包厢。黄蕙兰窃思,这种荣耀与特权是爸爸用再多的钱也买不到的。 顾维钧加大追求力度,希望和黄蕙兰立即结婚,与他同回华盛顿。而且他表示到布鲁塞尔中国使馆举行一个正大光明的婚礼。这场婚礼十分隆重、排场。许多外交使节都来助兴。时为1920年10月2日。 黄蕙兰嫁给顾维钧后,自此成为贵妇人。她挟慈父之多金,依贵婿之显要,如鱼得水,左右逢源,活跃于国际外交权贵之中,“过着令人兴奋的日子。” 顾维钧的职务在升迁,黄蕙兰的交际也更广泛。参加白金汉宫战后首次宫廷舞会,与英国大使和英王握手,出席杜鲁门总统就职典礼,几乎天天都有社交活动,使她倍感荣耀。 黄蕙兰具备外交官夫人的硬件和软件:谙熟欧洲风俗和各国语言,她的法语,甚至连顾维钧都自叹弗如。她舍得卖力气,活跃于国际政坛,周旋于王公伯爵左右,凭着青春和财富,赢得掌声一片。她认识到外国社交界在很大程度上根据顾维钧和她的表现来确定对中国的看法,因此,以“中国的橱窗”自我定位。她的家,沙龙主人的她皆是橱窗的附件。她斥巨资修葺中国驻巴黎使馆。力求让“橱窗”精致些,让那些外国人在窗口看到中国的月亮和星星。 当别人都对顾维钧的外交业绩大唱赞美诗,宋美龄却将视线投向黄蕙兰。她说:“别忘了大使夫人起的重要作用呀!”外交官袁道丰道:“老实说,在我国驻外大使夫人如林当中,最出色的中国大使太太要以黄蕙兰为首屈一指了。” 当时,使馆经费拮据,顾维钧的许多外交应酬都是黄蕙兰掏的钱。波特兰广场的破旧使馆,黄蕙兰觉得很丢中国人的面子,自掏腰包将其翻修一新。顾维钧回国内工作时,她一掷二十万美金购下北京狮子胡同陈圆圆的故居做公馆。父亲寄来大把大把的钱,她都交给顾维钧,要用,再向他拿。黄蕙兰热心公益事业,在伦敦积极参加战时救护工作。 在三十多年的交际舞台上,她挥金如土,为国也为己争光添彩。一外国友人写诗称她是“远东最美丽的珍珠”。但是,顾维钧对蕙兰一身珠光宝气,不以为然。他要求妻子“除了我买给你的饰物外什么也不戴”。他希望妻子取消母亲为他们订购的汽车,坚持使用前任公使使用的旧车。黄蕙兰认为享用父亲的钱是件自然不过的事。而且,黄蕙兰有自己的见解,她认为在外交场合有必要装潢门面。“这有助于使他们理解中国不能忽视,我们并非如他们想象的来自落后的国家。我们来自有权受到尊重的国家。”因此,在三十多年的交际舞台上,她挥金如土,为国也为己争光添彩。一外国友人写诗称她是“远东最美丽的珍珠”。 随着日月的流逝,顾维钧、黄蕙兰之间的隔膜在日益加深。顾维钧也渐渐地心有另属。黄蕙兰认为:他与异性交际的所为,使她蒙辱,她感到愤怒。36年的缘分终于走到了尽头。顾维钧与黄蕙兰离异后,娶了已故驻马尼拉总领事杨光泩的遗孀严幼韵为妻。黄蕙兰晚年撰写《没有不散的宴席》,追述她的一生,以及她与顾维钧的恩恩怨怨;但心态是平和的,有怨气,无恶语。雅量大到连那位横刀夺爱的女性的名字都只字未提。 据说,黄蕙兰晚年隐居在纽约曼哈顿,靠父亲留给她的50万美金的利息养老。1993年12月辞世。真可谓,花开花落谁人怜,云卷云舒泪空流。

然而黄蕙兰低估了顾维钧,不管她说什么,做什么,都没能让他放弃追求。他不谈自己的工作,也不忙着展示自己,反而关心起黄慧兰的生活天地,一番交谈下来,黄蕙兰便陶醉在顾维钧的关心之中,他们适时地溜出宴会,走到一条名为“钟情路”的马路上散步。当言及次日到枫丹白露去郊游时,顾维钧马上用英语对她说:“明天我来接你,坐我的车去。”

这段婚姻在匆匆忙忙中开始,让黄蕙兰觉得有点困惑,他并没有说爱她,他也不问她爱不爱他,然而他们就这样成了夫妻。

当时的爪哇处在殖民统治之下,华侨备受歧视,只能住在画好的“中国城”内,然而精明的糖王却打破了常规,住进了欧洲人的大房产里,在黄蕙兰的回忆里,那是一片占地200多亩的大府邸,仅仅是维护房子的佣人便有40多个,很多人称这里是宫殿,是岛上最令人难忘的建筑。为了保护女儿,他故意展示自己雄厚的财力,为黄蕙兰创造童话般的富裕环境,在童年里得到如此庇护的黄蕙兰,并没有受到什么不公正的待遇。

图片 2

顾维钧的车是由法国政府提供的拥有外交特权牌照的车,这给黄蕙兰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后来两人一起去听歌剧,享用的是国事包厢,在黄蕙兰看来,这种荣耀与特权,是父亲花再多的钱也买不到的,这给了她从未有过的体验和满足。那几日,顾维钧每天差人给她送花,有时一天几次亲自造访问候。有一回为了找她,顾维钧竟然追之美容院门口。

宋美龄访美期间,黄蕙兰将大使馆的套房让了出来给第一夫人居住,同时谨慎地退出一切活动,不抢第一夫人半点风头。就餐时,将宋美龄安排在最重要位置上,宋美龄接见客人握手时,她在一旁悄悄地递上浸过花露水的热毛巾,及时、得体又周到。当许多人人夸赞顾维钧为中国的外交事业所作出的贡献之时,宋美龄还特别提醒大家:“别忘了大使夫人也起了重要作用。”

|壹|

顾维钧才华出众,是位博得世人“无限的敬意”的外交家。他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并时时注意自己的形象。然而也就是在形象的要求上,他与黄蕙兰有着诸多的“不合”。他对黄蕙兰一身珠光宝气,不以为然,他要求妻子“除了我买给你的饰物外什么也不戴”,他希望妻子取消母亲为他们订购的汽车,坚持使用前任公使使用的旧车,黄蕙兰认为享用父亲的钱是件自然不过的事。

会见的宴会上,他两被安排坐在一起,留着老式平头的顾维钧并没有引起黄蕙兰的注目,衣着也与之前追他的男人相差甚远,得知顾维钧既不会跳舞,又不会骑马,甚至连汽车也不会开之后,她便断定此人不值得她注意。

她同他的丈夫一样,热爱着自己的祖国。伦敦大轰炸期间,她领着家人躲进防空洞,自己却在使馆楼上正襟危坐,坚持“不愿意使馆被炸时活埋在防空洞,要死也要体面地死在楼上”。

一段没有爱情的婚姻,能坚持多久?黄蕙兰和顾维钧,坚持了36年,直到顾维钧外交生涯结束,退休在家,他们两人才正式办理了离婚手续,离婚的时候,黄蕙兰55岁,顾维钧68岁,这个时候的黄蕙兰,已经没有了年轻时候的美貌,身边也没有了围绕的追求者,而顾维钧在离开她之后,却依旧还有严幼韵陪伴再侧。

随着顾维钧的职位在不断升迁,黄蕙兰的交际也在不断扩大。白宫的宫廷舞会,与英国女王和英国大使握手,出席杜鲁门的就职典礼等等各种大型社交活动都有她的身影,而她自信大方的行为,也折服了许多人士,曾有人为她写诗,称赞她是“远东最美丽的珍珠”。在一次Vogue杂志评选“最美着装”中国女性,她甚至还压过宋美龄,获得了第一。

比美胜过宋美龄  

也许对这样一个痴情的女子而言,再光鲜的拥有,也比不过和自己心爱之人的长相厮守,顾维钧是极好的男子,却不是黄蕙兰对的那个人。自古多情总被无情误,没有遇到对的人,再好的人也无法一起白头。但是她没有去指责,而是仅仅把这份情伤与情怨放在心里,偶尔想起,也最终伴着这些情绪一同归去。

顾维钧向黄蕙兰展示了一个新的世界,这是个包括白金汉宫、爱丽舍宫和白宫的世界,这个世界让她非常动心。

当时正和母亲在意大利生活的黄蕙兰,突然被母亲通知说要一同去巴黎,正在游玩兴头上的黄蕙兰急忙拒绝,母亲只得坦言相告:巴黎有位对她有兴趣的先生在等她。原来是黄蕙兰的姐姐邀请中国代表团到巴黎家中做客,而顾维钧便在这群客人当中,当顾的眼光落到姐姐家钢琴上的照片时,便被照片中的黄蕙兰所吸引,直接表露了愿意结交的意愿,而黄琮兰对顾维钧十分满意,急忙给母亲写信,从中搭线牵桥。

“出轨”,成为了压垮这段婚姻最后一根稻草,顾维钧与严幼韵的风流轶事,让黄蕙兰这位从小就备受宠爱,却在丈夫面前受尽委屈的女子感到愤怒。

也是在这种万千宠溺之下,黄蕙兰自由洒脱的成长着,像一匹野马,没有任何的束缚,走到哪里都是充满了朝气和骄傲。

被誉为“远东最美丽的珍珠”

图片 3

这些生活上的矛盾并没有让黄蕙兰有太大的负担,她依然爱着她身边的这个男人,恪守着传统的夫妻之道。新婚后的第一次宴会上,一位外国大人物为她做诗,并试图与她调情。黄蕙兰机智地大声说:“维钧,那个老头想知道中国话怎样说‘我爱你’。”一个法国的外交官轻佻地对她说:“我认为中国人是可爱的——个子矮小,弯着腰趿拉着脚走路,而妇女则用缠过的小脚蹒跚而行。”黄蕙兰针锋相对,反问:“我丈夫像苦力一样趿拉着脚走路吗?我是不是一个缠足的小玩偶?”。

黄蕙兰的母亲明娘,是其父亲明媒正娶的夫人,生下了黄蕙兰姐妹两之后便再无所出,因为没有儿子,黄母便把所有的心力都放到姐妹两身上,下定决心让姐妹两出人头地,成为上流社会的女性。

晚年时期的黄蕙兰,拒绝了大陆和台湾的邀请,长居纽约曼哈顿的高档公寓,看着童话般的生活逐渐破碎,父亲去世之后,日本人没收了黄家在爪哇的财产,剩下的则由苏加诺占有,母亲在巴黎留给她的房产被德国人占据,后又有法国人接管,而她在北京的豪华公馆和其他九处房产,也被侵占,价值25万美元的为上保险的珠宝,也在纽约公寓里被洗劫一空。然而此时已年近六旬的她,已经无力再去挽回。

长大后的黄蕙兰,明眸皓齿,身量纤纤,是名副其实的美人,身边也围绕着不少的追求者,然而她都只是淡淡的对待,直至遇到了顾维钧,一个在她看来自己不会看上的人,却最终俘获了她的芳心。

他大她十三岁 只见照片便定下终生

“我从没奢望过被邀请去那些地方”

本文由ca88手机版登录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上海名媛黄蕙兰简介 顾维钧和黄蕙兰之间

关键词: ca88手机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