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书评随笔 2019-05-21 07:3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ca88手机版登录 > 书评随笔 > 正文

雨打芭蕉叶带愁

黄羊地处甘肃武威市凉州区东端,与武南镇毗邻,距离武威市城区35公里,是甘肃省十大集镇之一。除了少量的植被外,终年风沙肆虐,PM2.5也很严重,戈壁的民勤沙漠也是常年的做客,工业园区的建立也是雾霾的头首。

阴天,雨天,它们就这样你一天,我一天持续了大半个月,间或有一点阳光,也是虚晃一下就没影了。

早晨醒来,睁眼向窗外望去,除了湿漉漉的台阶,能看见的便是远处几棵挺直的白杨树了。阳光也不知道去了那里,留下的只有彤云密布,阴沉沉的,一点活气都没有,雨水滴落在石板上,不停的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好似散落的珍珠一般,圆润而且透彻。

天公这样不作美,蓄谋已久的一场聚会也被这大雨搅黄了。和闺蜜猫只能再约时间,她说准备了东西,让我姑且认为是从土耳其带回来的吧,异国他乡的礼物会我心生窃喜。而另一头,另一个闺蜜心一早给我报了喜讯。她说她笑了两个钟,我也跟着喜笑颜开,她升级了,将和我一样,有个新的身份。如果不是这大雨,我们就不是通过微信或者电话聊,而是当面坐在一起,叙叙旧了。

就连这次雨也是一样,酝酿了好久,才肯降临,像是很不情愿的落下来了。院中的牡丹羞涩的底下头,望着干燥的土地终于寖润了,我也超出了平常的自己,欣喜若狂的望着天空,好像被这片天地给迷惑了。是的,我很喜爱雨季,尤其在这温带大陆性气候的黄羊,和可贵的雨水,真的是终年难遇的。

跟老家通电话时,有点埋怨,说起这连绵的大雨,啪嗒啪嗒的下个没完,在这石头森林里,下的单调,乏味。

雨还未退去,我已经出门走了很久了,来到古老而颓废的明长城旁,看着雨中的城墙,坑洼的土遁,荒草肆虐的城堡,一切全都沉寝在了雨的怀抱,冲刷着历史的印记。我也隐约听到,田埂间的农夫说到,下吧下吧,我要收获丰收的喜悦;田地的庄苗说到,下吧下吧,我要长大;旁边的牵牛也不干示弱,下吧下吧,我要伸直藤蔓,爬满地头,开出盛艳的花朵。

傻女儿呀,没有这些春雨,稻田怎么春耕啊?我妈说。我愣然回神,对了,春雨。城市里住久了,有时忘了节气,忘了故乡,忘了田埂,忘了很多事。

在来回的路上滞留了很久,时间已到午后时分了,抬眼望去,天空逐渐散开了乌云,可始终未见一丝阳光,也不知道今天的天是怎么了,像是被魔鬼控制了一般,一直灰沉沉的。要是比起往日来说,这雨早就没有了,乌云早就散去了,可如今温馨的阳光始终不见。临近沙漠的此地,一年到头恐怕都下不了几次大雨,都是羞答答的落了几滴就不见了,也不知道去了那里。

在这个一直下雨的星期天,雨水化开了某些记忆,它们带着潮气扑面而来。

在这干燥的黄羊,要是出门远去,不管是春夏秋冬,你都能看见田埂间的灌溉水头,这里的人们终年以此为方法,把干燥的土地灌溉的很是湿润。去年国庆我和几个朋友,搭伙去了田间,为求的微薄的薪水而劳作,当时抬那些草垛时,突然间感觉真的很轻,水分含量已经几乎没有了,田间都是些坑洼的干泥,那里真的很少有雨水的滋润。平时人们也只是依靠着祈连山的雪水为生。说到祈连山,这真可谓是很美的一番景象,在山尖,山腰都是可见的凯凯白雪,常年不化的雪堆积在山顶,却是大自然的一种恩惠。

小的时候,家住在离村里密集房屋稍远的地方,要走一条小路,往半山腰上去,到山膝盖那里。现在我们称它老屋,因为现在的房子已经是楼房,而且已经和其他楼房挨的近,不像老屋,遗世而独立。

一直到傍晚时分,伴随着一声巨响,这一次大雨真的来了,它终于终于哗哗落下了,落在了人们的心头,落在了万物的梦里。

图片 1

老屋后面是茶山,很多人家的茶山;右边是别家的地,种些黄豆或许别的庄稼;左边是菜园,水井,还有个小水塘,两边分别有芭蕉和柏树;那些地方承载了很多很多童年的回忆;屋子前面有道矮墙,矮墙后面有点不宽的泥地,让我们种了些花花草草,往外一点是个凹地,下面有竹子,芭蕉,枇杷。下雨的时候,雨水落在树叶上,泥地里,水塘中,带起各种音响,像一首乐章,奏起春的欢迎曲。

这个老屋,被翠绿包围着,就像我们的小村庄,被山包围着。

雨天里,瓦房的屋檐,会有一道雨帘,还带着氤氲,也跟着唱歌。有时候我会撑起一把伞,从雨帘里走进走出,或者穿着水鞋在院子里踩水,当然,免不了被一顿骂。

图片 2

留着残荷听雨声这种情景我一直无福欣赏到,但是雨打芭蕉在那时却是极为平常的。家里芭蕉太多,在井边,还有竹头下,屋前屋后都有。雨水啪啪啪地落在芭蕉叶上,然后又滚到地上,渗入泥里。那宽大的叶子在雨中风中又飘逸又刚毅。即使是灰蒙蒙雾蒙蒙的雨天,那芭蕉的绿也是醒目的,傲然独立。

本文由ca88手机版登录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雨打芭蕉叶带愁

关键词: ca88手机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