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书评随笔 2019-11-01 21:1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ca88手机版登录 > 书评随笔 > 正文

网文资讯:一本好书丨《形色藏人》即将出版 &q

摘要: 青年节前夜,我正读着《最牦牛》中极有趣的一段文字——《牦牛礼赞》,突然收到一条信息:“《形色藏人》出版了,5·18首发,谢谢你,谢谢中国西藏网。”发来信息的这位“大咖”,青年时代,曾把十余年的时光留在了 ...青年节前夜,我正读着《最牦牛》中极有趣的一段文字——《牦牛礼赞》,突然收到一条信息:“《形色藏人》出版了,5·18首发,谢谢你,谢谢中国西藏网。”发来信息的这位“大咖”,青年时代,曾把十余年的时光留在了西藏藏北,毫无保留地融入到这片高原。朋友评价他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三天三夜也道不完他的传奇故事。他是心系“高原之舟”的牦牛老头,年过花甲仍奔走在保存和传播牦牛文化的路上。他就是西藏牦牛博物馆馆长——吴雨初,他更喜欢人们称他“亚格博”。

没有牦牛就没有藏族!十世班禅大师曾这样描述牦牛与藏民族的深刻关系。藏民族文化深厚,以牦牛为载体,记载传承西藏文化,我想这是对牦牛博物馆和牦牛精神最好的诠释。

图片 1

牦牛;西藏;博物馆;藏族;高原人民

图为西藏牦牛博物馆馆长 吴雨初2017年1月1日,中国西藏网邀请“亚格博”开设了“形色藏人”系列专栏,首次网络公开发表他这些年来的一些所见所闻、所思所感。“形色藏人”专栏以非虚构人物为主要内容,以纪实散文的形式、一周一文、图文并茂地带领广大网友走进光阴的故事,走进真实的西藏人、西藏事、西藏物。由于工作原因,我有幸与亚格博建立了联系,亲眼见证着整整50期的专栏文章得到广大网友的关注与喜爱,还有读者向我“打听”起亚格博的联系方式,因为“实在是太喜欢‘形色藏人’系列了!”此后,《十月》杂志也将“形色藏人”系列选段刊发于2018年4月长篇版第二期。亚格博曾在专栏的最后一期中写道:“《形色藏人》中的50个人物中,有的事业既成,有的就过着平凡普通的日子,也有一些至今仍然艰辛地生活在社会最底层。我常常会想起他们,有时会在早晨的转经路上遇到他们,另外有3位在我写完之后已经过世。我的这些纪录,会留给他们和他们的子孙。很多时候,这些人的形象会与西藏人民所崇敬的强巴佛(即庄严慈悲的未来佛)的面庞一起,出现在我的心中,我愿为西藏人民走向更加美好的未来而祈祷……”如今,这一个个动人、朴实、真实的故事,在时间、地域、深度三维纵深的交织下,带着纸墨的清香,由西藏人民出版社和十月文艺出版社联合出版,与大家再次相见。5月18日国际博物馆日,一起相约西藏牦牛博物馆,见证《形色藏人》新书首发式! 收藏 收藏

“没有牦牛就没有藏族!”十世班禅大师曾这样描述牦牛与藏民族的深刻关系。“藏民族文化深厚,以牦牛为载体,记载传承西藏文化,我想这是对牦牛博物馆和牦牛精神最好的诠释。”吴雨初说。

作为牦牛博物馆创意发起人,吴雨初将自己的微信名定为“亚格博”。亚格博,藏语,意即“牦牛老头”,而当地藏族同胞也这样亲切地称呼吴雨初。

年轻的时候,吴雨初在西藏工作、生活了16年。2011年,身为北京出版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的他,还差3年退休,却返回魂牵梦绕的西藏,为了建一座牦牛博物馆。

吴雨初在北京的办公室,挂着一幅他30岁时拍的一张照片:长江源头,与格拉丹冬相望的雀莫山上,一具干尸牦牛,风吹过,留下一层砂砾,头颅和双角,还朝着前进的方向。“我常常会因这张照片,内心产生莫名的震撼!”

吴雨初与牦牛的缘分不浅。1977年,他刚大学毕业进藏的第二年,出差到阿伊拉,局部积雪达4米。在一间土坯房子里,一行50来人在零下30摄氏度的严寒中,饿着肚子撑了5天4夜。

后来县里派人营救,先用汽车,汽车无法行驶;再由马驮,马也无法前行;随即从乡里赶来了牦牛。前面牦牛蹚开路,后边牦牛驮着吃的。捧着食物,看着雪地里喘热气的牦牛,很多人哭了,是牦牛救了他们的命……

本文由ca88手机版登录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网文资讯:一本好书丨《形色藏人》即将出版 &q

关键词: ca88手机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