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书评随笔 2019-07-09 07:3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ca88手机版登录 > 书评随笔 > 正文

慎终如始 国泰民安

慎终如始 国泰民安

64

黄炎培坦言:“我生六十余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见到的,真所谓‘其兴也浡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力。大凡初时聚精会神,没有一事不用心,没有一人不卖力,也许那时艰难困苦,只有从万死中觅取一生。既而环境渐渐好转了,精神也就渐渐放下了。有的因为历时长久,自然地惰性发作,由少数演为多数,到风气养成,虽有大力,无法扭转,并且无法补救。也有为了区域一步步扩大了,它的扩大,有的出于自然发展,有的为功业欲所驱使,强于发展,到干部人才渐见竭蹶,艰于应付的时候,环境倒越加复杂起来了,控制力不免趋于薄弱了。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 老子第二十九章曰:“将欲取天下而为之,吾见其不得已。天下神器,不可为也。为者败之,执者失之。故物或行或随,或嘘或吹,或强或羸,或培或堕。是以圣人去甚,去奢,去泰。”意思是, 想据有天下而随意摆布,我预见他不可能得逞。天下是所谓的“神器”,不可以随意摆布。随意摆布的以失败告终,占有的还要失去。因而事物有先而反后的,有缓而反急的,有强而反弱的,有成而反败的。所以圣人去除过度,去除奢侈,去除骄恣。天下依照它自身的规律而运行,强制干扰它,要它背离规律而依从自己的愿望运行是不可能成功的。因此王者不可以任意摆布国家或社会,违反事物的原本规律而胡作非为,否则会事与愿违,得到与自己的欲望相反的结果。因此,当权者做事切不可过度,不可奢侈,不可骄恣,以免失去理智而陷入自大妄为的境地,而自取失败。文中“圣人去甚,去奢,去泰”句。甚,超过也。《左传、僖公》曰:“尤而效之,罪又甚焉”是其谊。奢,奢侈。《论语、八佾》曰:“礼,与其奢也,守俭”是其谊。泰,骄恣。《论语、子罕》曰:“拜下,礼也;今拜乎上,泰也。”皇侃义疏:“泰,骄泰也。”

其安易持,其未兆易谋。其脆易泮,其微易散。为之於未有,治之於未乱。合抱之木生於毫末。九层之台起於累土。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为者败之,执者失之。是以圣人无为故无败,无执故无失。民之从事常於几成而败之。慎终如始则无败事。是以圣人欲不欲,不贵难得之货。学不学,复众人之所过,以辅万物之自然而不敢为。

老子六十六章曰:“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是以欲上民,必以言下之;欲先民,必以身后之。是以圣人居上而民不重,居前而民不害。是以天下乐推而不厌。以其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意思是,江河所以能够成为百谷之王的原因,是它妥帖地处于最低下的位置,所以能成为百谷之王。因而想处于民众之上的,必须使用处于民众之下的话语;想处于民众之先的,必须先使自身处于民众之后。因而圣人处于民众之上而百姓不觉得有重负,处于民众之前而百姓不觉得有害处,因而天底下的民众就乐于拥戴而不至于厌烦。因为他的不硬争,所以天底下无人能与之抗争。老子二十二章之“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说的是依照曲则全的哲理,不硬争,能达到天下莫能与之争的效果。本章则是指以其善下之能为百谷王的哲理,不硬争,则也能达到天下莫能与之争的效果。是殊途同归,只要依道而为,总能达到成功遂事的效果。不争,不是什么竞争也不要,而是不要放着规律不用,死拼硬争,那样是根本不会有效果的。

65

老子六十四章曰:“其安易持,其未兆易谋,其脆易泮,其微易散。为之于未有,治之于未乱。合抱之木,生于豪末;九成之台,起于累土;百仞之高,始于足下。为者败之,执者失之。是以圣人无为,故无败;无执故无失。民之从事,恒于几成而败之。慎终如始,则无败事。是以圣人欲不欲,不贵难得之货;学不学,复众人之所过;能辅万物之自然而弗敢为。” 意思是,事物处于稳定状态的容易把握,事端还未显露的容易谋求对策,事物处于脆弱状态的容易使之解体,事物细碎的容易使之散裂。行事当于事物尚未萌生之时,治理当于事物开始混乱之前。合围之大的树木,从细小的树苗开始发育;九层之高的楼台,由一撮一撮的泥土积累而成;登上百仞高的山顶,始于一步一步的攀登。事物都有它自己的发展规律,想在规律上有所制作的必定要失败,想要按照个人的意愿随意左右事物的必定要失去控制。因而圣人不妄自制作“铁律”,所以不会失败;不以个人喜好左右事物所以不会失控。人们做事,常在快要成功的时候导致失败。做事的最终时刻要像最初那样遵从于道,那就不会办坏事情。因而愿做别人不愿做的事情,不贵重难以得到的东西;学别人不愿学的东西,返回到别人不愿意走过的地方;有能力做到只辅助万物自己发展而不妄自作为。人们总爱自作聪明,把自己的臆断强加于事物,力图强加控制,这样违背规律性的愚蠢行为和控制欲望不断导致失败,却引不来教训。特别是事情做得顺利,快要成功遂事的时刻,这种妄自尊大的欲望更容易恶性膨胀,导致功败垂成。圣人高明之处却在于不趋众人之所趋,学众人之不愿学,老老实实辅助万物自己依照规律发展,而不敢自己发明什么“铁律”来强加于事物。豪,通毫。《礼记·经解》:“差若豪厘。[释文]豪,依字作毫。”它本或作毫。仞,长度单位,古代七尺或八尺叫一仞。辅,助也。见诸《广雅·释诂》。

古之善为道者,非以明民,将以愚之。民之难治,以其智多。故以智治国,国之贼。不以智治国,国之福。知此两者,亦稽式。常知稽式,是谓玄德。玄德深矣、远矣!与物反矣。然後乃至大顺。

古代道行高的人,不是教导人们知晓,而是教导人们纯朴善良。

或曰:政治家去甚,去奢,去泰;居上而民不重,居前而民不害;是以天下乐推而不厌。以其善下之,故能为天下王;慎终如始,则无败事。执政者感悟此道并不难,开始做一些为民的事也不难,难得是不只是有选择地做一些为民的事,而是全面、有始有终地为民办实事;开始整肃吏治,惩治贪官并不难,难得是不只是有选择地抓一些贪官,而是全面、有始有终地扫尽贪官。

66

一语以蔽之,执政者最初之所以能顺利当政,是一切为民,此后之所以陷入困境,是一切为自己和同伙;如果能慎终如始,始终是一切为民,自然能国泰民安,长久不衰,不至于频频陷入“周期率”。

江海之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是以圣人欲上民,必以言下之。欲先民,必以身後之。是以圣人处上而民不重,处前而民不害。是以天下乐推而不厌。以其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67

天下皆谓我道大似不肖。夫唯大故似不肖。若肖,久矣!其细也夫。我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慈故能勇,俭故能广,不敢为天下先故能成器长。今舍慈且勇,舍俭且广,舍後且先,死矣!夫慈以战则胜,以守则固。天将救之以慈卫之。

本文由ca88手机版登录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慎终如始 国泰民安

关键词: ca88手机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