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古典文学 2019-12-02 23:3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ca88手机版登录 > 古典文学 > 正文

中国跨文化传播研究述评

摘 要:对新世纪以来国际“巴赫金学”重要成果的跟踪与检阅,我们看到,巴赫金理论作为"学术时尚"其风光已然不再,巴赫金理论的跨文化辐射已进入其“理论旅行”的常态。这种常态,体现为“巴赫金学”在学术交流上一如既往。国际巴赫金学术年会以其已自成传统的节奏,定期举行。由这一盛会所引领的巴赫金理论的跨文化之旅,在不断拓展其在时空上与学科上的覆盖面与影响力;这种常态也体现为“巴赫金学”在文本建设上不断拓展。新世纪以来,以俄罗斯科学院为主流的巴赫金研究集群,对巴赫金的理论遗产的精细注疏,深度开采,成果丰硕;巴赫金着作之多个语种的译文以单行本、文集甚至全集的形式不断面世;“巴赫金学”在文献整理上已进入收获季节。随着巴赫金研究这门话语生产的不断发展,国际学界从不同维度对"巴赫金学"成果的梳理。我们至少可以从三条路径来看“巴赫金学”在新世纪这15年来的新进展:其一,从近6届“国际巴赫金学术年会”的研讨来看新世纪以来国际学界对巴赫金理论的解读与征用;其二,从俄文版6卷本《巴赫金文集》的编纂来看新世纪以来国际学界对巴赫金文本的开采与注疏;其三、从这个时段里已经面世的4种《巴赫金研究》的编选来看新世纪以来国际学界对"巴赫金学"成果的梳理与集成。

一、跨文化传播研究历史的梳理1955年,霍尔在《举止人类学》中提出跨文化研究的范式,其《无声的语言》被视为是跨文化研究的奠基之作。二、跨文化传播研究现状述评由于我国跨文化传播研究的第三阶段具有典型意义和代表作用,故考察2000年以来的相关研究实际,并择其亮点予以述评。1、研究总量偏少虽然我国跨文化传播研究在2000年后进入高潮,涌现了不少研究成果,但与同期新闻传播研究相比仍然为数甚少。2、议题分布失衡现有的研究议题不仅丰富并完善了跨文化传播的内涵与外延,也反映了我国跨文化传播研究领域的深化与拓展。③如郑学檬主编的《华夏传播研究丛书》系列中,黄鸣奋的《说服君主——中国古代的讽谏传播》、李国正的《汉字解析与信息传播》、郑学檬的《传在史中——中国传统社会传播史料初编》等。

无边界的征用与有深度的开采_新世纪以来国际_巴赫金学_新状态_周启超.pdf

跨文化传播;传播研究;学科;传媒;中国;本土化;议题;研究方法;传播学教育;新闻传播

Overview of Cross-cultral Communication Studies in China

刘阳,浙江工业大学人文学院新闻系副教授,传播学博士。

本文考察分析了我国跨文化传播研究的历史与现状,并总结出2000年以来该研究领域的特点:理论研究意识增强,研究领域不断拓展,国际交流与合作增多、学术环境更为宽松等。同时指出需要解决的现实问题:研究总量偏少,议题分布失衡,研究方法单一,缺乏本土化跨文化传播理论,亟需构建本土化跨文化传播教学模式等。

跨文化传播/研究/本土化

随着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飞速发展,特别是信息技术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突破时空、国界的藩篱,促成了人类文明各个区域的相互交流、沟通与传播。在全球化语境下,研究跨文化传播已成为国际学坛的显学,而在中国,这门年轻而又充满前景的学科却处于始温期,在研究视点、研究议题、研究方法上虽有诸多突破,但总体而言,仍有不少缺憾。本文以跨文化传播研究历史的纵向发展为经,以现阶段研究内容为纬,勾勒出该学科在中国沿革的大致图景,并对其中潜在的问题予以理论分析和现实观照。

一、跨文化传播研究历史的梳理

1955年,霍尔在《举止人类学》中提出跨文化研究的范式,其《无声的语言》被视为是跨文化研究的奠基之作。20世纪60年代美国已有5所大学开设了跨文化传播学课程,70年代不仅跨文化传播研究的专业期刊、课程和组织相继涌现,大量的相关教材也陆续出版,学术研讨会层出不穷。时至今日,跨文化传播学在北美、欧洲已成为一门种类齐全、规范严谨的学科,并显示出强劲的发展态势。

中国的跨文化传播研究始于20世纪80年代,起初由外语学界引入国内。上世纪80年代,中国的跨文化传播研究基本上以介绍和引进西方的相关论著为主,自90年代起跨文化传播研究开始步入平稳发展的轨道,一般将其分为三个发展阶段:①

第一阶段:借鉴和初创期(1990年—1995年)。这一阶段主要是对外来理论成果的借鉴和归纳研究,如高一虹的《“文化定型”与“跨文化交际悖论”》、刘燕南的《跨文化传播的差异分析与因应探讨》等。此外,还出现了一批有分量的国内学者的理论专著,如关世杰的《跨文化交流学》、王志章的《对外文化传播学引论》等。但总体而言,对于跨文化传播学的认识仍然停留在其交际、应用的工具属性上,尚未将其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看待。

第二阶段:提升和拓展期(1996年—1999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深入和国际化进程的加快,中外学术交流愈加频繁,一些大型国际跨文化传播会议在中国召开,② 学术交流不仅增强了各国学术界的对话、融通,也拓展了中国跨文化传播的研究议题,使之从偏重研究语言和文化的关系等方面转向一些交叉学科的探讨,大众传媒与跨文化传播的关系成为研究热点,如跨文化新闻传播、跨文化影视传播、跨文化广告等。

第三阶段:高潮和深化期。进入新世纪以来,国内掀起了跨文化传播研究的第一次高潮,特别是围绕着入世、北京奥运会、神七等一系列举世瞩目的大事件,无论是在研究的广度还是深度上都较之前有了量的增加和质的飞跃。具体来看,研究议题突破了早期语言交际、文化交流的范畴,拓展到国际传播、跨国技术传播、新媒体研究和跨文化管理等新领域;在研究方法上也不再是定性研究一统天下,出现了部分以定量研究为主的论文。难能可贵的是,跨文化传播研究已经涉及理论问题和宏观层面的问题,且尤为注重史料的梳理,表露出了较为明显的学科建构意识。同时,国内的高校相继开设了跨文化传播专业课程与研究机构。

二、跨文化传播研究现状述评

由于我国跨文化传播研究的第三阶段具有典型意义和代表作用,故考察2000年以来的相关研究实际,并择其亮点予以述评。

1、理论研究意识增强

跨文化传播的史料梳理。作为学科建构的研究对象来说,需要治史、立论、取实相融合。起步较晚的跨文化传播学在治史方面的欠缺是显而易见的,已有的史料梳理中有相当部分混同于新闻学范畴,或将传统文化纳入研究视野,但仅局限于运用现代传播学的理论与视角观照中国古代的文化仪式、文化现象及其意义生成。③ 而绝非跨文化传播史的梳理。

但令人欣喜的是,近年来跨文化传播研究领域出现了史料考据、考证的新趋势。④ 尽管这种史料梳理还不够全面,在对象选取上也有一定的局限(如多拘囿于报刊等大众媒介,而不见人际传播、组织传播、艺术传播等分支研究),且研究总量在跨文化传播各议题中只占极小部分,但从学科建构的必要性上来看,还是值得肯定并应大力提倡。

跨文化传播理论研究的深化。理论研究的匮乏与肤浅一直是制约跨文化传播研究向纵深发展的一大掣肘。已有的一些论著因研究者的学科背景而拘囿于如何提高跨文化交流的技巧,或是就跨文化交际中的一些现象进行专业术语解释,并将之片面地和中国的实际情况相结合。而2000年以来的研究突破此窠臼,来自传播学、社会学、心理学等学科的学者从不同维度阐述了跨文化传播的研究对象、研究语境和研究方法等,从单一引进西方理论转而思索跨文化传播自身的文化特性,并结合全球化、文化帝国主义等深刻背景与中国当下的文化实际,质询、探索并试图建构跨文化传播学的研究框架。

对于跨文化传播学的实质到底是什么,具有中国特色的跨文化传播学应该如何建构,国内的研究者持不同看法,这突出地表现在学界关于跨文化传播本体属性的论争上。一方认为,应该在肯定西方政治文明所发挥的积极作用的基础上,引进他国的先进理论和成功经验,但同时更应看到自身不足,弘扬传统文化,在与世界文化的竞合中发展壮大颇具中国特色的跨文化传播学;⑤ 另一方则认为,建构中国的跨文化传播学就要识破跨文化传播理论的文化殖民主义属性,采取人类学、文化研究和传播学相结合的方法,以促进跨文化的理解和交流为己任。⑥ 这场学术领域的讨论,虽然呈现出截然不同的观点,但却说明建构本土化跨文化传播学科已引起学界的普遍重视。

2、研究领域不断拓展

国际传播研究激增。比较而言,该领域的论著无论是在关注点、研究取向,还是研究路径等方面都比其他跨文化传播研究议题更为宽泛多样。具体来看,研究议题主要集中在“大众传播的国际比较研究”、“国际新闻报道/传媒制品研究”、“国际/对外/跨文化传播的策略和技巧”等。其中不少文章涉及到国家形象、国际政治、文化误读、文化冲突与互动、情感构建等问题。⑦

国际传播研究领域呈现宏观层面和微观层面的研究议题只占少数,而中观层面的实践论文却为数甚多。宏观层面上,既有从文化传统、自我意识和集体情感记忆等哲学高度思考国家间的结构冲突,⑧ 也有运用辩证法原理探讨全球化与本土化之间的共生共长而又二律悖反的文化理念;⑨ 中观层面的论著则大多结合全球化背景,从描述性层面探讨国家、企业或大众传媒集团的跨国/跨文化传播的谋略、技巧和效果,或是进行中外对比,而实务类外宣性质的微观研究论著不多见。不可忽视的是,国内学界对国际传播活动中的商业化和娱乐化倾向关注不够,对于国际传播中涉及的技术和资本、语言和文化等要素的研究也不够,现有的成果大都仅停留在新闻传播学的理论框架中,缺乏对媒体在政治、经济和文化方面的作用及其之间互动关系的关注。⑩

海外华文传媒研究。研究者从华人华侨的生活环境、地缘政治、文化制度等角度,对于海外华文传媒业的发展历史、传播特点、文化传承及政治参与等积极作用方面深入论述,但大多是探讨海外华文传媒的国际化模式、市场运营理念、资源整合及生存之道、管理创新及新媒体融合等问题。多数研究具有实践意义,但因缺乏学理深度和宏观层面的理论架构,而显得格局狭促,气象短浅。笔者以为,研究海外华文传媒,须将其置于中外文化冲突融合的焦点之上,站在第三方的立场上冷静反思中外文化的异同,在双向互动中追求跨文化传播的理想境界,这才是研究工作应有的题中之义。

ca88手机版登录入口,跨区域传播现象研究。一直以来,国内学界存在研究误区,以为只有国与国之间的交流传播才能称之为跨文化传播,忽略了国内跨区域之间、同区域内部不同族群之间的交流其实也属于跨文化传播。在国内,由于东西部经济发展的不对等而导致传媒生态失衡,已有研究者从经济区位、市场作用、政策调节等方面深入论述其中成因,并提出相应对策。 而更多的研究者则是从报业新闻视角出发,采取量化研究方法,以媒介为框架从日报普及程度、报纸信息容量、报业经济实力等三方面分析中国西北地区与东部地区的报业发展差距,或采用内容分析法反观东部地区媒介如何生产、呈现、建构西部图像,以此考量东西部媒介之间的误读、重构与互动。

或许是因为研究者的学科背景所限,或者是因为没能摆脱以新闻学研究为主的框架建构,跨区域传播现象研究这一议题始终是在大众传媒的图景中予以呈现。因此,该议题在研究广度、深度上尚有待进一步拓宽。

新媒体研究异军突起。这一议题运用实证研究方法的比例较其他议题要高,研究对象涉及互联网在中国大陆的扩散现状与前景、中美博客发展在政治、经济、文化环境方面的比较以及青少年与动漫产业传受状况之间的关系等多个领域。其中,如何处理网络和传统文化的关系成为研究的重点所在。有研究者认为,网络是集人际传播、群体传播、组织传播与大众传播于一体的一种全新媒介,全球化时代东西方文化价值观的差异同样会体现在网络传播中。因此,网络时代的跨文化传播不仅要考虑国家与民族的差异,还要考虑到对亚文化群体的特定影响。 有的研究者则提出,为了应对计算机网络技术迅速发展而伴生的文化安全问题,我国应建立一批以网络媒体为主的大型跨媒体集团,扶植一些有世界影响的中国网站,使网络成为中国对内维护社会安定团结、宣传国家主流思想意识,对外弘扬我国优秀传统文化、塑造我国良好国际形象的重要渠道。 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以新媒体研究为背景的有关跨文化管理和跨文化营销等实用议题研究近年来也大量增加。

中外传播学教育议题。由于欧美等国的传播学教育比较成熟,因此,中国研究者研究的主要对象大多以美国、英国等传媒强国为主,内容涵盖中美传播学与公共关系学之比较、中美新闻专业课程设置研究、中美高校传媒专业教学理念比较研究、中美新闻教育培养目标之比较以及英、美等国传播学高等教育现状评析等,由于主要以新闻学教育为主的研究方向且过于单一,缺乏跨文化传播、组织传播、人际传播等分支学科的补充,这不能不说是缺憾。

3、国际交流与合作增多,学术环境更为宽松

在学术交流与合作方面,不仅国内的大陆、香港、台湾以多种形式展开交流、互访和研讨,如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与台湾、香港等地的院校和研究所互派学生、合作研究,建立了密切的学术联系。

而且与英国、美国等传播学界直接建立合作研究关系。如北京大学、武汉大学、厦门大学等,与美国、英国、法国、日本、东南亚等国的著名新闻教育、科研机构建立了合作关系,不但对方来我国进行学术交流,中方院校也多次在法国、英国、美国、韩国、新西兰等国家举办学者专场学术报告会,实现了中外学者在跨文化传播领域的高层次对话,对推进大陆传播学研究的国际化和规范化发挥了积极作用。

三、问题与反思

本文由ca88手机版登录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跨文化传播研究述评

关键词: ca88手机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