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古典文学 2019-06-24 09:43 的文章
当前位置: ca88手机版登录 > 古典文学 > 正文

古典文学之小八义·第三十回

生疑心阮英赶毛驴 救佳人猴子战女鬼

败山贼阮英杀尼姑 久不至孔唐往接应

诗曰:

词曰:

世事真凑巧 反复不一定

普宁庵内尼姑 暗与贼人私通

猴子把城进 遇些怪事情

见了情人把话明 连叫数声不应

却说猴子正在桥等候,女子忽一阵风响过去了,小爷说:“你过去我也要赶哪。”

来了小爷猴子 追杀山寇性命

好个猴子小阮英 这回赶鬼要追风 女鬼骑驴前边走后跟天河地煞星 急忙又睁夜光眼 骑驴女子好威风头戴白来身穿孝 三寸金莲白布蒙 一领孝衫穿身上腰中扎条青麻带 不用人说我知道 年轻寡妇不正经小爷紧在后边赶 眼前来至东门庭 女子来在东门外一阵旋风影无踪 小爷低头心暗想 她却哪里进了城小爷正赶在东门,不见了女子。说道:“她怎进去了?也未开城门,必是从门缝里进去的?我也进去瞧瞧。”说罢将爬城索取出,搭在城上,钩住垛口,手拉着上去了。又挂在里边,顺着下去,将索拿下,藏在身边,迈开飞毛腿,又赶下去了。

二人一齐归阴城 想活万万不能

小爷迈步往前行 还是赶路去追风 女鬼骑驴头前走去找佳人张蓝英 今日到在她的府 抓住佳人她替生女鬼催驴来好快 到了佳人府门庭 毛驴拴在槽头上迈步进走上房中 见了佳人飘飘拜 惊动女子张蓝英急忙就把床来下 随进她的上宅中 女鬼来至床前坐再说猴子小阮英 小爷一见心暗想 女子为的怎事情小爷说:“女子来到此处只是拜她为何?我先到屋内等着。”说着进了屋内,四处观瞧,只见小方桌上有个花球,手拿下来藏在身边,仔细观看,原是五间房子,还有过海大梁。将身形一耸,早已跳上在梁头,蹲着往下观瞧。佳人找一条绳子,女鬼跟着随后紧拜,佳人把绳子套在梁上,拴了一个扣,往脖子上就挂。小爷一见,说:“不好,这不吊死了么?”忙把单刀抽出,将绳子割断,女子咕咚跌在地上,昏迷不醒。女鬼往上送了一目,还有一个人现形。

西江月罢,书归正传。且说普宁庵内尼姑口称:“大王,今日到此,怎么这样光景?是何缘故?”连问数声,只听 啰啰说不出话,口内直流鲜血。说道:“大王你可怎的了?”

好个女鬼现原形 披头散发甚是凶 身高总有八尺半泪珠滚滚湿前胸 女鬼复又仔细看 看见猴子小阮英你今救了佳人命 我上哪里抓替生 今日救她坑了我想要逃脱万不能 将身一抖往上跳 要拿猴子小阮英小爷一见说不好 忙把女鬼叫几声 今晚犯在我的手不杀女鬼姓字更 手拿单刀空中举 照着女鬼下绝情恶狠狠的往下砍 只听喀嚓响一声 说是女鬼怪不怪一溜火光往外行 现了原形往回走 来拜猴子小阮英小爷一见知道了 取出花球往下抛 花球落在女鬼手一阵旋风起在空 猴子忙把过梁下 急急赶鬼不曾停将鬼赶出上宅去 不见毛驴何处行 小爷站在门儿外忽听谯楼打二更

尼姑又把大王叫连叫十声九不应去了舌尖怎说话只见嘴里流鲜血情人不肯把话讲中了何人计牢笼小爷看见知道了两个尼姑假正经丹田用力一声喊连把强贼叫几声今日遇见我小爷插翅你也难腾空小爷看罢多时,心中暗想:“我明人不作暗事,我先喊他一声。”想罢,一声发喊:“呀吓,那无名小辈,快快出来,若要挨迟,我叫你碎尸万段。”

小爷只听二更之时,赶走了女鬼,救了佳人的性命,我也不知她姓甚名谁,待我回去问问她。复又回转屋内,站在女子面前,女子躺在地上。急忙叫道:“快快醒来。”

大王闻听,吓的魄不附体,兢兢战战。尼姑闻听,说声不得了,快去迎敌去罢。大王手提宝剑,跳出廊房。小爷一见,做个反筋斗的故事,二人又战起来了。

小爷站在地川平 连把佳人叫几声 醒来罢呀醒来罢有何屈情对我明 婆家姓甚娘姓甚 一一从头说分明哪个恶人得罪你 我得替你将冤伸 小爷说罢多一会惊醒女子张蓝英 方才走明阴间路 这回归了阳世城阎罗不留知名鬼 十二层楼响一声 半天还有一口气慢开秋波睁双睛 抬头一见心害怕 甚么神仙到家中哪方居住下无界 你对奴家表表明 小爷闻听开言道又把女子叫一声 莫当我是神仙到 我是梁山一英雄我若不说你不知 听我从头表表明 武松单刀擒方腊灭了梁山那盏灯 老英雄把粱山下 西的西来东的东阮洪芳本是我父 我的名字叫阮英 今日我救你的命杀的女鬼逃了身 你因何事要上吊 对我从头说分明女子听说这句话 叫声梁山尊英雄 提起我的这件事铁石人闻也伤情

小爷上边喊一声 大王闻听吃一惊 姑姑吓的兢兢战手推大王快去迎 打个垛步往外闯 杀人宝剑手中拿小爷一见忙跳下 连把儿等叫几声 今日犯在我的手想要逃活万不能 山贼你若逃活命 除非投胎另脱生大王软弱败了阵 恨不一时就出城 出城回上通天坞再表猴子小阮英 只见强贼逃了命 去杀尼姑人二名一转身形把房进 抓住尼姑不留情 怀中衣带拍拍响一把单刀举空中 只听喀嚓一声响 脑袋爪子离颈根人头落在地上滚 血水成河遍地红 那个吓的兢兢战跪下哀告不住声 叩头如同鸡吃米 连把爷爷叫几声我若被你留下命 只当买雀放了生 你老若能高高手留下尼姑活性命 尼姑哀告多一会 倒叫小爷把气生出来跳出三界外 因何勾串贼私通 今日犯在我的手砍草除根一扫平 手拿单刀往上举 照着尼姑下绝情只听喀嚓一声响 又一尼姑把命倾

却说张蓝英闻听阮英之言,口尊英雄细听小奴道来:

小爷说:“我杀了尼姑,明人不作暗事,给他一个晃子。”小爷从身边里把舌头尖取出,把死尼姑的牙关弄开,把舌头放在尼姑嘴里,又把自己刀鞘,将尼姑带子解下,绑上两个人头,拿出廊房,挂在山门房檐上。忽听谯楼又打了四更,心下暗想道:天不早了,去偷五嫂才是。说罢,穿房过屋,来至东门,越城而走出了城外,来至松林休息不提。

提起奴的上吊事 铁石人知也伤情 只为三岁身得病普宁庵内来挂红 那日庵中还愿去 遇见大王纪文隆大王住在通天坞 李霸是他大师兄 常常他把高山下他与尼姑有交情 小奴烧香去还愿 他看奴长好形容定要来娶我家下 叫奴与他拜花灯 我若应他婚姻事哪有我的活性命 若叫丈夫知道了 必定说我败门庭万般出在无可奈 今日晚上要悬梁 这是小奴实情话未有虚言假告诵 小爷闻听气炸肺 骂声山贼纪文隆婚姻都是爷娘配 擒男霸女胡乱行 等我回至孔家寨我对哥哥说分明 一路杀上通天坞 把些山贼一扫平不怕山贼喽卒广 怎挡梁山虎一棚 小爷正发心中恨忽听外边叫门声 吓的女子兢兢战 又叫梁山英雄将你看叫门是哪个 山上大王到家中 小爷听说心欢喜叫声女子你是听 快快迎接上宅内 哄他床上睡朦胧二人定下牢笼计 不杀大王姓字更

且说孔家寨一边,孔生开言道:“大哥,俺老兄弟还不回来,我去接他去。”尉迟肖说:“你不可带兵刃。”孔二爷头戴素绸帽,身穿青缎外套,土红布马褂,上穿兜旁滚裤,脚穿薄底快靴,当时更衣齐整,辞别了众家兄弟,出了府门,只奔济宁城去了。

大王在门外叫门,吓的张蓝英筛糠抖战,呀的一声,这可怎好?小爷说:“你不必害怕,快把他按进屋内,哄在卧床,将他舌头含在口内,与他咬下半截,他必动怒,那时我再杀他。”女子说:“恐怕英雄不是他的对手。那大王也是全身武艺,穿房过屋,闪展腾挪无所不通,常在普宁庵操演。”阮英说:“你不必害怕,我这把单刀是他的对手,能保你的活命,快快迎他去罢,我好上过梁躲藏。”说罢将身一抖,跳在梁上,女子往外就走。

好个矮子愣孔生 迈开大步走如风 论走也得多半日说书那用片刻工 往前走有八十里 眼前到了济宁城孔生这才抬头看 城门关的紧腾腾 东门以外四面看不见兄弟小阮英 不用人说知道了 必是兄弟未出城孔生道念往前走 一直拚奔向南行 往前走有八十里有座树林好威风 眼前就是龙王庙 护城河在面前迎孔生一见要洗澡 衣服脱个干干净

好位小爷将英雄 定下一条计牢笼 女子开门往外走小爷上在过梁庭 女子来到大门里 来人一见哈哈笑浑身好像爬臭虫 快快来把屋来进 同床共枕睡朦胧女子答应不怠慢 手拉手儿往里行 二人就把房来进女子慌忙把衣更 将身哄在牙床上 喜坏大王人一名女子上床心怯怯 战战兢兢不敢行 无奈骗在他口内恶狠狠的不留情 银牙咬的连声响 咬下二寸有馀零大王呀呀忙站起 杀人宝剑拿手中 恶狠狠的要行刺吓坏女子张蓝英 小爷一见说不好 别叫贼人逃了生刷拉单刀亮出鞘 丹田用力喊连声 小贼犯在我的手你想逃命万不能 身形一挑把梁下 举起单刀下绝情立劈华山往下砍 大王举刀往上迎 二人来往分门路你强我胜抖威风 大王高山学的艺 小爷梁山将英雄上山虎敌下山虎 云中龙敌水中龙 铜锅遇见铁扫帚丧门神遇吊客星 小爷越杀越有勇 大王身乏难战征招架不住败下阵 开门走出上房中 小爷跟在后边赶连把强贼骂几声 山贼逃跑去如风 好像兔子见了鹰小爷低头心生计 一条妙计上心中

来至护城河边,就要洗澡,忙将衣服脱下,卷在一堆,恐怕有人拿去,抛在水里。这位爷本是矮子,抛在河里,顺水就飘去了。他就下河洗澡。且说唐铁牛也想去接阮英,辞别了众家哥哥,望外就走。尉迟肖说:“二弟,你若去接,不必带兵器。”铁牛说:“大哥,不必挂念。我不会惹出事来。”

本文由ca88手机版登录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古典文学之小八义·第三十回

关键词: ca88手机版登录